当前位置:主页 > 关注设备 >未壹做了个梦,梦里是没见过的和室,而某人出现在障子的另一侧⋯

未壹做了个梦,梦里是没见过的和室,而某人出现在障子的另一侧⋯

2020-07-16 访问量:539 分类:关注设备 作者:

未壹做了个梦,梦里是没见过的和室,而某人出现在障子的另一侧⋯

未壹做了个梦,梦里是没见过的和室,而某人出现在障子的另一侧⋯

未壹做了个梦。

梦里是没见过的和室。一盏盏油灯燃烧着,映出色彩浓烈的和式情调,在晃啊晃的灯火里,豔丽而夺目。光影中他看不清细节,就像从琥珀里往外看,蒙上了一层浓稠的金黄。

但他喜欢这种感觉,就像处在一种缺乏时间流动的纤细宁静中。

这个梦既真实又虚幻,他感到很多细节──像桌上的砚台、几本书,他甚至知道那是日孝山房出版的,他自己也有。或是障子上的微微透明的纸张,影子打在上面,随着那透明感穿了过去。他还感受到榻榻米的触感,甚至香味──却少了情节。

他抓不到空间里流逝的时间,有些人来来去去,都只有片段,有时只有声音,有时只有一张脸,那些话语像泡沫般毫无意义。有些事好像刚刚发生过,有些事却像尚未发生。他的记忆被洗牌,唯一能确定的是,他一直都在那和室里。他锺情的和室。

喀塔。

障子打开。

某人出现在障子的另一侧。未壹想看来者是谁,却看不清对方的面孔,油灯太亮了。他们对话起来,声音却像被雨声打碎,密密麻麻的。接着真的下起了雨。他感到奇怪,室内怎会下雨?而且还是这幺幻想、不可思议的雨──

金色的雨。

「啊。」

未壹惊醒过来,从桌面弹起,脚也向前一伸,一下子将小腿胫骨送到桌脚上。

「呜哇!」

强烈的剧痛让他哀号出来,头也跌回桌上。他用头撞了两、三次桌面,用力呼吸,希望能转移注意,却没成功,显然这份疼痛是附着在他的骨头上了。

「大哥,怎幺了?」东野雪夜关心地跑过来,未壹痛苦地摇头:「没事没事⋯⋯等等雪夜你怎幺在家里!」

他大吃一惊,再度弹起,惊恐不已。

雪夜正抓着一把地瓜叶,她听了未壹的话,不禁笑了:「还不是因为大哥你一直睡。不是约好今天要告诉我新日沙龙的事吗?刚才我过来,伯母说你写作写到睡着了,我就想先不打扰你。正好伯母在準备晚餐,我就想先帮个忙。」

对喔,是有这幺回事。这下未壹完全清醒了。他胀红了脸,大声道:「母亲,您怎幺让客人帮着做这些啊!」

「没关係没关係,是我自己说要做的。」雪夜连忙道。母亲的声音从厨房传来:「有什幺关係?而且本来是要你帮我的,你却一直睡,还怨我呢!」

「虽、虽然是这样⋯⋯」

「算了算了,」母亲从厨房探出头,用衣服擦了擦手,笑容可掬:「也多亏雪夜帮了这幺多,用不着你啦!雪夜,这小子醒来了,帮到这里就可以了,你跟他聊吧。谢谢你啦。」

「不会,伯母要帮忙再跟我说喔。」雪夜将地瓜叶拿回厨房。未壹怔怔看着,心情还是难以平复。太失态了,他想,想不到居然在客厅写一写就睡着了。午睡时作梦,这倒是罕见。他连忙将稿件放到一旁。

「大哥,你也辛苦了。赶稿很累吧?」雪夜笑着过来。

她扎着两条辫子,像个小女生,跟当今时髦的髮型全然不同。她从来不是赶流行的人。不只如此,未壹几乎没她穿过裙子,雪夜向来穿便于行动的长裤,以女孩子来说,实在不怎幺端庄。

但这不改变东野雪夜的本质。她坐了下来。

「如果不赶稿,和歌原小姐会杀了我。」未壹苦笑:「真不晓得她为何这幺气,明明我才拖稿两次而已啊。」

「虽说是两次,可两次都拖了好几天不是吗?」

「是这样没错。」未壹叹道。和歌原姬神是《台湾日日新报》文艺栏的编辑之一,自从第二次拖稿后,她便怒气沖沖地说要每天拜访回收稿件。有这幺夸张吗!他打听了一下,这可是文艺栏出现以来前所未有的待遇,让他不知该不该觉得与有荣焉。

「那大哥赶完了吗?」雪夜担心地问:「如果还在赶,改天再讲新日沙龙的事,也没关係的。」

「放心啦,连载的部分已经写好了。我写的是另一份稿子。而且今天不上班,和歌原小姐不会这幺敬业啦。」未壹说。但他忽然不是很确定,毕竟他完全不懂和歌原在想什幺……这也算一种工作狂吗?

他迷惑的表情让雪夜笑出来。她说:「我知道了。那,昨天的沙龙如何?有趣吗?」

「与其说有趣……不如说不可思议吧!」未壹当下便将昨天争论「新日嵯峨子到底存不存在」的事说出,并说了新日嵯峨子如何登场。他是擅长说故事的人,将昨天的情景说得有声有色,还模仿西川、池田等人说话的腔调,让雪夜听得津津有味。

「对了,雪夜,我给你看一个东西。」未壹跑回房间,拿了十几页的稿纸,得意地递给雪夜。

「这是什幺?大哥的新作?」雪夜接过稿纸,摊在桌上,就要阅读。

「不,这是新日小姐的作品喔。」

「新日小姐有写小说?」雪夜瞄了一眼,惊讶地抬头问。

「她说是初次尝试,将来也有出版的打算。这关係到她昨天提出的后外地文学⋯⋯虽然我不喜欢后外地文学的说法,但以台湾文学来说,无疑是崭新的尝试。她昨天给我们看后,我便请她将稿件借我带回来……你是读文学的,我想你一定有兴趣。这下子你就是除了我们这些作家外,第一个读到的人啰!」

「瞧你得意的呢!」雪夜做了个鬼脸。但她确实期待,便不再说话,看起稿纸。但眼前的这些文字,完全出乎雪夜的意料之外⋯⋯

类似文章,猜你喜欢